【千禧年除夕夜伦敦经历】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我是从中国陕西到英国Torquay一家公司留学的访问学者。Torquay是英国西南部一座非常漂亮的海滨城市,但是由于没有大学,因而也几乎没有什幺中国留学生。刚来英国时值夏末秋初,我常常喜欢在黄昏时分来到海边,放眼远眺湛蓝的大海,倾听大海不息的呢喃,想像海天交汇线之外过去或现在正在发生的一些故事,想像远在世界另一头正在酣睡的妻子和女儿。
  在夕阳金色的光辉下,常常会有线条优美皮肤白皙的金发或棕发女郎或女孩子欢叫着从海中沐浴而出,身上珠光闪闪,宛若美人鱼一般。恍然之间,我会有一种身处世外桃源的感觉,在国内经历的种种纷争喧嚣嘈杂好像都是上一辈子的事情了。这种似幻似真的美使我产生一种流泪的冲动,我细细品味这种远离尘世的甜蜜的孤独。
  冬天来了,英国的夜色在下午3、4点钟就降临了。昼短夜长,天气寒冷潮湿,海滨萧条冷寂,我便不去海边了。我一般早早便赶回住所,像其他英国人一样,就者浑黄的灯光看报读书。
  收音机里调频古典音乐台兀自放着优美的乐曲或寂寥的花腔女高音咏叹调,时常有冰冷的冬雨敲打着窗棂,一种深刻的孤独感像青苔一样覆盖着我的心灵。
  尤其是圣诞节公司放假以后,我除了购买必须的生活必用品之外几乎整日蜷缩在狭小的卧房内,这种蚀骨的孤独感便变得有些难以忍受了。我终日深情倦怠,面色灰白,彷佛成了一个了无生机的古堡幽灵。冬日漫漫,寒夜漫漫,我甚至有些惧怕孤独了。
  于是,当我在伦敦大学的朋友李君邀请我到伦敦游玩观赏伦敦人迎接千禧年盛况时,我便迫不及待地答应了。
  1999年12月31日我乘坐Coach旅行近5个小时,到达了伦敦维多利亚汽车站。然后改乘地铁到达了李君位于Acton区的家里。李君出国前在国内和我同一单位,比我年长7岁。他出国已经十几年了,早已被单位除了名。他们的大儿子今年13岁了,去年他太太又生了个女儿。李太太在家照看孩子,李君在外奔波,生活的重担使40多岁的李君已经霜染两鬓。
  开门寒暄后,李君指着太太怀中的女儿自我解嘲说:“总算是又完成了留学的一件任务。”我陪他笑笑。
  这时我注意到李太太的背后还站着一位面相秀雅的女子,约摸30岁出头,颇具风情的乌黑短发,皮肤白皙,修长的脖颈,椭圆脸,大大的眼睛美丽明媚,嘴唇红润饱满,长得很像在电视剧《牵手》中演夏晓雪的蒋雯丽。
  “这位是袁晋雅,也是咱们老乡。”李君说。
  “是天龙文艺台的袁晋雅吗?”
  “没错。”李君说,袁晋雅也浅笑着点点头。
  “啊,真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你,我可是你的追星族喔。”我上前与袁晋雅手,她的手柔软细腻。
  袁晋雅是我们陕西省一家调频电台的一个主持人,她主持一个夜话节目,很受欢迎。在一次街头现场直播活动中,我曾见过她。当时,她长发飘逸,在一群请求她签名的青年男女中,有一种非常出众的清纯气质。尽管我也很喜欢她的节目,但作为一个科研单位的普通研究人员,总感觉不是潮流中人物,所以我没有凑热闹。
  事实上,最早吸引我的,是她的声音,那是一种极富女人味的甜美性感的声音。这种声音通过音响在夜色中曾激起过我无数遐想,尤其是她在与听众交流时喉头所发出表示会意的轻轻的“嗯”“嗯”声,几乎类似于作爱时情不自禁的呻吟,引起我多次性的冲动。
  在异国他乡与一位我暗暗倾慕的漂亮的女性相见,而且这位女性又是我的同乡,彼此有着无形的亲近关系,这使我非常兴奋。
  “您现在在英国做什幺?”落座后,我故作矜持地问袁晋雅。
  “我刚出来几个月,在卡地夫学语言,我准备语言过关后读个学位。”
  “卡地夫我去过,比较灰暗沉闷,我不太喜欢。”
  “是的,我也不喜欢卡地夫。”
  李君夫妇在张罗着弄饭,我和袁晋雅攀谈着。她穿着得体的牛仔裤,红色毛衣,饱满的胸部洋溢着成熟健美的气息。我装着不经意地看了看她的脚,果然不出所料,她足蹬一双棕色平底半腰靴子,很秀气性感。她常轻轻扬头用手往后梳拢秀发,这时她漂亮修长的脖颈便一览无余,白皙的脸颊上的几丝青发越发透出俏丽。我能感觉到她这一下意识的习惯动作中实际上有着炫耀的意味,她是在向异性展示一个漂亮女子的风韵。她在同性面前还会常常做这一动作吗?我暗自思忖。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