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其它小说  »  【三位一体】(1一2)
【三位一体】(1一2)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第一章
  坐在火车上,望着窗外飞驰向后的田地和树木,一步一步的接近故乡了,三
年了,我三年没有回到家里。在部队呆了三年一直都出海,孤零零的在一个海岛
上,没有回过家,最多也是和妈妈还有弟弟通电话,电话中他们总说自己还好,
从来都不说有让我担心的事情,只是一个劲地和我谈高兴的事。
  我拿出钱包,翻开来看着里面夹着的妈妈和弟弟的合影,微笑着,用手指在
上面轻轻的摩挲着。爸爸在我和弟弟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们,只有妈妈和我还
有小我五岁的弟弟三人相依为命,妈妈为了我和弟弟,摆过地摊、跑过销售,吃
了不少的苦,所以我在上完高中后选择了去部队,可以为家里减轻点负担,妈妈
负担弟弟一个人上学就要轻松点。
  最近几年可能家里的情况有所好转,听妈妈在电话中说她现在开店了,还开
了几家分店,生意不错;弟弟也争气,现在在市中心的一所大学读大二了,也听
话,挺能帮妈妈的。
  看着照片上的弟弟,三个月前照的,清瘦得很,下巴尖尖的,一双含笑的眼
睛像妈妈,挺有神采的。呵呵,这个小鬼,原来我们小时候和小朋友玩过家家的
游戏,最后阴差阳错的让我和弟弟成了一对,拜了天地,拉了勾。那个时候妈妈
也喜欢给弟弟作女孩子打扮,有时候打扮好了出去,别人还真以为是个漂亮的小
姑娘。
  呵呵,如今弟弟也已经长大了,这么久没见,不知道我们兄弟的感情还是不
是像原来那样?照片上,妈妈紧紧地搂着弟弟,和弟弟一般高的身材,卷曲的乌
黑长发拨到一边,恣意的散落在肩膀上,含着笑,嘴角上扬着。妈妈,弟弟,我
回来了,我们又是三位一体的了。
  火车到站了,我拿起随身的一个包,随着人流走出了出站口。五年没回来,
火车站都翻修过,变得好大了,几个方向都可以出站。走出了火车站,我也不想
坐车,反正家离火车站也不远。
  家乡的变化真大啊!原来灰暗、破旧的小街现在修成了整洁、宽广的道路,
路两边的高楼林立,好多我都叫不上名字的大厦也矗立起来了;走在路上的人更
是普遍的衣着比过去都光鲜多了,路上的车也多了不少,车水马龙的,一排繁荣
的城市景像。原来我和弟弟常去的一个小公园,现在变成了商业街了,好多的店
铺,音乐声、沸腾的人声更是震耳欲聋。哎,真的都变了。
  妈妈和弟弟还不知道我今天回来,我只告诉他们近期有可能,就是想给他们
一个惊喜。漫步来到了家门口,家是新家,新社区,入住的人似乎不多,隔市中
心不远,钥匙一早已经快递给我了。今天家里会有人么?站在家门口,里面似乎
传来了音乐声,我深吸了口气,掏出钥匙,慢慢打开了门。
  推开门,扑面的动感音乐声就缠绕过来,赫然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长发的背
影,身材高挑,穿着一件好像全身都是网眼的黑色连体衣,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
体,修长的双腿格外诱人,白嫩的挺拔背部在黑色的网眼里异常光滑和耀眼,特
别是臀部,一根细细的红色带子缠在股间,夹在白皙翘挺的臀部里,只在臀缝和
腰部的连接处露出了前后两抹红色,随着音乐的声音在扭动着,白皙的臀部灵活
地晃动,好像随时要挣脱网眼衣的束缚,配合着不时微微发出的喘息之声。
  看着看着,我的肉棒都在裤裆里蠢蠢欲动起来。哇!我一下子呆住了,My
God!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我走错了房子?可是钥匙一下子就顺利打开了;
家里不是应该就小弟和妈妈吗?猛然多了一位看背影就很妖艳的女人,她会是哪
位?难道是小弟的女朋友?
  我猛地咳嗽了一声:“呵嗯,请问……”
  “啊……”我的招呼立刻就被一声尖叫打断了,盖过了音乐声,甚至连空气
都为之一窒。那个妖艳的女人捂着胸口和下身半蹲下来,微微转过了头,高挺的
鼻子、侧脸完美的弧线,小巧红嫩的嘴唇张开着,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置信似
的看着我,跟着又发出一声尖叫:“啊……”接着跑进了侧边的一个房间里,门
被“砰”的关上了。
  这算惊喜么?到底什么情况?我还没有从刚才那个女性的影像中反应过来,
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把行李包放到脚边,裤裆里的肉棒兀自在挣扎着、激动
着。也难怪,五年中很少见到女性,就连母的动物,岛上都很少,突然一回家就
一下子让我见到一位穿着连体网眼衣舞动的美女,难道是我桃花运的开始,老天
从此眷顾我啦?
  客厅里有着家的味道,还有着微微的香味,我深深的嗅着,不是在做梦,我
是回到家里啦!侧边的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衣物摩擦的声音,难道真是刚才
小弟的女朋友,现在在叫他?那小弟的艳福不浅啊!不知道他瘦瘦的,消受得了
么?呵呵。
  我暗笑着,叫道:“小弟,小弟,没事啦!不急……”缓缓地把身体往后靠
在沙发上。天花板装了盏好大的吸顶灯,是我最喜欢的蓝色,一定是妈妈选的。
  这时侧边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我还没看清,一个高挑、温暖的身体就带着
微微的好闻香味扑到我的身上,一下子跨坐在我的腿上:“哥,你回来了?哥,
真是你啊!哥。”我裤裆里的肉棒感觉一下子被一个柔弱的臀部压住了,反而更
有斗志的坚挺起来。
  怀里的人抬起头,柔软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含着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转悠
着,手握着我的肩膀摇晃着,下巴尖尖的,更消瘦了,套着件大大的T恤,正是
小弟。
  “是我,是我,小弟,呵呵,几年没见,长高了,长高了。”我笑着拍着小
弟的肩膀。
  “哥,你回来怎么不早告诉我们嘛?我也好去接你。呜呜……哥,我好想你
啊!”小弟握着我的肩膀,还跨坐在我的腿上不停地摇晃着,脸上在笑,眼睛里
的泪水却是快要滴落了。
  “傻瓜,我这不是回来了么?以后再也不走啦!”我忙用手擦了擦小弟的眼
角,捏了捏他的鼻子,笑着:“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
  “人家高兴嘛!”小弟作势要咬我的手。
  “妈妈呢?”
  “出差去了,要一个星期才回来呢!昨天刚走。妈妈和我都想死你了,早知
道你今天回来,她一定不会出去的。”
  我裤裆里的肉棒因为小弟的摇晃,抗争得更加起劲了,龟头暴涨,感觉隔着
裤子顶到小弟的臀部了。我尴尬的笑了笑:“小弟,这个……你可不可以先下来
啊?”
  小弟也似乎感觉到了,脸红着从我的腿上下来,坐到我的身边,瞟了瞟我高
高耸起的裤裆,又调皮的瞪了我一眼,拉着我的手说:“哥,你好坏啊,一回来
就吓死我了。”
  “呵呵,呵呵……”我干笑了几声,调整了下坐姿:“小弟,刚才哥哥进屋
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后来她进你屋子里了……呵……你知道的,是你女朋友
吗?”我说着,嘴往屋子里面努了努。
  小弟一下子脸红了,扭捏着,脸红红的,嘴唇和脖子上还留着细细的薄汗。
我才发现小弟套着的这件衣服好像还是我几年前留在家里的T恤,露出了饱满的
白皙的腿,短短的头发尖上留着细细的汗珠,睫毛还比较长,看起来很清秀、很
柔弱的样子,很“小白脸”,和我部队锻炼过的五大三粗不同,不过也有自己的
味道。
  我抬手抹了抹小弟额头上的汗水:“呵呵,小弟你也长大了哟!这是很正常
的事情,呵呵,要不给哥哥介绍介绍?哥哥帮你把把关。”
  “嗯,嗯,哥,那个……那个……”小弟低下头嚅嗫着:“哥,我没有女朋
友,刚才那个是我啦!”
  什么东东?!圣母玛利亚,观音姐姐,平地起惊雷哩个咚咚的,我听错了没
有?我不可置信地盯着小弟,发现他的眼睛上果然还残留着没有清理干净的画过
妆的痕迹,可我怎么样也没办法把刚才那个跳着艳舞的妖艳女和眼前清秀的弟弟
联系在一起。
  “嗯,这个……这个……呵呵,原来是我看错了啊!”我尴尬的笑着。
  “哥,你别误会啊!这个……是我们学校要表演的节目,我就先试试,练一
练。”小弟拉着我的手,柔软的手心里都是汗水。
  什么花哨节目,要穿那样的衣服?要化妆成女孩子?很少儿不宜啊!我说:
“这个……小弟,没什么事吧?没人胁迫你吧?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哥哟!我
现在回来了,一定可以帮到你的。”
  “哥,没事啦!”小弟听到我只是关心他,抬起头笑着:“我真的只是要表
演。”
  “哦,不过,小弟,那个……你那个衣服,怎么说,也太那个了吧?”艺术
这东西我不太懂,不过我还真是不支持小弟这样为艺术献身。
  “呵呵,哥,你放心啦!”小弟笑着站起来,为我倒了杯水:“我也只是玩
玩,没说一定参加,也不会真的穿那样的衣服表演啦!嘿嘿,哥,再说,要穿那
样,也只给哥你看过……”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脸上又飞起了一丝羞涩的
嫩红,“不过,哥,你可别告诉妈妈啊!”小弟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紧张的拉着
我的手。
  我是变态吗?看到弟弟脸红,居然好像还有点心跳加快,嘴唇都有干了,我
忙大口喝了口水:“好的,小弟,你不说我也知道。不会的,小弟,我们从小一
起长大,哥哥答应你的事情,什么事情没办成过?”这如果让妈妈知道,哪还得
了,说不定会赶我出家门,一回家就对自己的弟弟心跳加速。
  “呵呵,就知道哥哥你最好了。哥哥你回来了,家里就有了个男人,那我和
妈妈晚上就再也不用担心了。”
  看到小弟作势又要扑在我身上,我忙用手挡住了他,顺势把他拉到我的身边
坐下,免得我刚平静点的肉棒在裤裆里又作乱:“应该是又有个男人了,呵呵,
小弟,你也是男人嘛!”
  “妈妈总说我是胆小鬼,很柔弱,像个女孩子。”小弟不满的翘着嘴。
  怎么看怎么觉得小弟的动作有点女生气,说得难听点就是娘娘腔,不过我好
像不讨厌,还挺喜欢他这样撒娇的动作和语调的。心里一阵恶寒,忙岔开话题:
“妈妈过几天才回,那这几天你可以带我好好逛逛,家乡变化可真不小。我先去
洗个澡,休息下,晚上我们一起出去走走。”
  “好啊!哥哥,呵呵,现在我们这里变得可漂亮啦!来,来,哥,我先帮你
去放水。”
                第二章
  小弟跑着去浴室里帮我放水了,宽大的T恤下露出两条白皙的瘦长的腿,身
形居然还有几分妖娆,也不知道T恤下面穿了内裤没有,随着动作下摆晃动着,
若隐若现。
  不行,不行,在往哪里看呢?我暗暗的稳住心神,把行李包的里的换洗衣物
拿了出来,脱掉上身的衣服,露出了黝黑健硕的身体。看着客厅里的镜子,突然
鬼使神差的对着镜子摆起了健美的那些个什么造型起来,边摆边自己自恋着,身
上的肌肉变的紧张用力起来后棱角分明,特别是腹部的八块腹肌,线条还是不错
的,一直到了小腹,看起来还不错,嘿嘿!当兵的时候没事一个劲地操练自己,
把精力都发泄在了健身器材上,取得的效果还是可以的,至少我现在看起来龙精
虎猛,虎背熊腰的,看起来很给人安全感的样子。
  正自恋中,突然听到“噗哧”的笑声,转头就看见小弟捂着嘴笑着看着我。
  糗了,糗了。幸亏晒得黑,不然我现在的脸一定红得可以比过熟虾了。
  “嘿嘿,小弟,哥哥现在比过去练得强壮多了吧?”我挠了挠头发,傻笑着
立刻转了个话题。
  小弟一步一跳的轻巧地过来我身边,细长的手指在我的胳膊的肌肉上捏着,
眼睛里满是羡慕的小星星:“哇!哥,好硬哟!”我被小弟柔软的手指摸得痒痒
的,像只小鱼一样在我的胳膊上游着。
  “呵呵,那当然啦,你哥我在部队天天都锻炼身体,强壮了就可以保护你和
妈妈了。”我笑着摸着他的头发,小弟的个子好像还是没怎么长,才到我的下巴
这里。
  突然感觉不对,往镜子里一看,小弟低着头,目光随着自己的手指已经游到
了我的腹部上了,在我的腹肌的凹陷凸出的肌肉山脉上游走着,用手指点击着,
手指都碰到了我的内裤边缘了:“哇!哥,你这里更硬哟!”
  哇!实在太邪恶了,我听了血一涌,差点没岔了气。幸亏穿着平角裤,但是
裤裆前部的隆起也相当明显,而且随着小弟的手指的游走,加上小弟靠在我的胳
膊上,肌肤滑腻的触感,鼻子里传来微微的香味,隆起的部位还有渐渐胀大的趋
势。
  不得了,不得了,我连忙推开小弟的手:“小弟,呵呵,我先……先去洗澡
了。”小弟的手指仍意犹未尽似地在我腹部滑过,指甲轻轻的划着我的腹部,带
给我麻麻的酥痒的感觉,好像顺着我的血液流遍全身。我半弯着腰,逃也似的跑
进浴室去了。
  “你这就不对了,平时看我多么照顾你,怕你冷了,怕了热了,把你保护得
好好的,你看看你,你是怎么对我的,害我回家还不到半小时,几次差点出糗,
不,是已经出糗了。你就不能淡定点,嗯,淡定,知道吗?想女人了?我知道你
一定是想女人了,憋太久了吧?你没有眼睛,我可以原谅你分不清性别,千万别
再乱激动,听到没有?现在都回来了,我会找到女朋友的。”
  我握着自己已经胀大的肉棒,低头教训着。刚才幸亏我跑得快,我的肉棒已
经涨得好大了,我刚脱下内裤,肉棒就立刻弹了出来,红肿的龟头像个小怪兽一
样不满的抗议似地挣扎着、晃动着。
  “淡定,淡定,你这样我怎么能对你放心?也不能出门啊!来,先帮你洗个
冷水澡冷静冷静。”
  浴室的门突然一下子被打开了,小弟的头一下子探了进来:“哥,给你新毛
巾。”我吓得忙一转身,不让小弟看到自己暴涨的肉棒:“哦,好啊,你放到门
口的架子上就好。”
  “嘻!”小弟轻笑了一声,然后听到了浴室门关上的声音。
  “呼……”我长出了口气,还好,还好。一抬眼,哇!看来还真是淡定不了
啊!
  刚才只顾着教训自己的肉棒,太专注了,现在才发现浴室里面挂了好几条样
式很风骚妖艳的内裤,有开裆的,有丁字裤,有的干脆就是几根带子,和我一进
门时在小弟的臀间看到的差不多,极尽诱惑之能事,布料少之又少,关键部位都
是半透明薄纱的,蕾丝的花边点缀着,隐隐散发着淫靡诱人的气息。
  娘希匹,Jesus Christ,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这叫人怎么淡定得下来?这个
家里人现在都穿这个了么……是小弟的还是妈妈的?妈妈的不敢想,小弟那白嫩
挺翘的臀部一进门就见识过了,如果穿上这样的内裤,随着音乐扭动起来,岂不
是……
  “喂,喂,你意淫什么?你在意淫什么?你看你,想到什么邪恶东西了,都
流口水了。”我握着自己的肉棒,捏了捏,红肿的龟头都流出了一丝丝的透明的
液体。
  我靠在浴室的门上听了听,好像小弟在客厅,忍不住伸手拿了一件,握在手
里,薄纱带来的柔滑触感摩挲着我的手指,关键部位呈现了一个椭圆形的开口,
四周是花瓣状的花边点缀着,如果插入,看着好像是插入花心一样,真是邪恶的
设计啊……不过我喜欢。
  我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肉棒都抗议着胀痛了,于是拿着那件小内裤展开,
握着自己的肉棒,慢慢地从裆下开口的地方穿过去,然后缠绕着我的肉棒包裹起
来。哦……肉棒上传来丝滑的触感,柔滑的薄纱轻触着包裹着的龟头,虽然肉棒
还露了好大一截在外面,但是已经感觉够刺激了。
  我一边握着自己的肉棒,开始慢慢地揉搓着,一边暗暗的责怪自己,可是想
到这里的内裤可能是小弟或者妈妈的,反而让我的快感更强烈了。
  我揉搓得越来越快,配合着腰部,从那条内裤裆部开口的地方使劲地顶着,
好像真的在用肉棒戳弄着一样。感情越来越强烈,肉棒都被我揉搓得越来越热,
又涨又烫的,我再也忍不住了,喘息着,屁股的肌肉紧绷着,龟头一麻,肉棒就
抽搐着射出了大股浓稠白浊的精液,沾染到了那条小内裤上。
  我的肉棒几乎像喷泉一样,一连喷射了好几股才慢慢地停下来,好像把积蓄
了几年的精液都要一下子喷出来一样,大量的黏糊糊的精液都顺着那条包裹着我
的肉棒的小内裤往下滴落了下来。
  我的气息慢慢地平静下来,感觉射了好多,虽然很舒服,但是感觉腿都软了
一样。
  “现在满意了啦?你说你,也是在革命队伍中锤炼过的,怎么一点定力也没
有?怎么了,又不说话了,刚才还耀武扬威的,现在怎么垂头丧气了?现在高兴
了吧,目的达到了吧,让你爽过啦!你太不应该了,用不知道是自己妈妈的还是
小弟的内裤来做这种事情,嗯,再有下次,我就把你绑起来!”我边擦拭着自己
的肉棒,边教训着。
  打开水,边洗着澡,边忙把刚才弄脏的内裤洗干净,搓洗了好几次,才拧干
重新夹到了架子上。
  呼~~搞定,这个澡也洗了很久了。我擦干身体,穿上内裤,临要走出浴室
的时候,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我又折到了那个挂着内裤的夹子前,仰着头凑过去
闻了闻刚才洗的那条内裤,怕还留有什么味道。
  就在这个时候,浴室的门又被打开了,“哥,你还没有洗好啊?我帮你把房
间……”弟弟的头又探进来,正好看到我凑在那条内裤前嗅着,鼻子都要贴到内
裤那个开裆处了。小弟的脸一下子唰的红了,低头抿着嘴笑:“帮你把房间收拾
好了。”说着又把门轻轻的关好了。
  我还继续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动。天杀的,我这一回来,是哪里不对了,怎
么处处表现得像个变态一样?
             (第二章完,待续)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